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石之瑜:台湾的两岸政策怎么被转守为攻的?

106045172

石之瑜  

中评社台北3月30日电(作者 石之瑜)面对中国崛起,华府近年不分党派从四面八方,在各个层面发动反制。不同议题采用的美丽理由不一,比如,在南海说是保障自由航行,在新疆说是拯救维吾尔与种族灭绝,在台湾说是维护和平,在香港说是支持民主。

面对来自华府绵绵不绝的侵略性布局,北京采取严守政策,乃抓紧全民团结,控制内部分歧,但求从内部先能立于不败,以能一致对外。外界看到中共日益强化的对内严控,包括欧美与台湾在内,便据以指控中共专制压迫,理直气壮要求北京开放管制,他们之间并结盟围堵,从美澳印日四国同盟,到与台湾、越南、韩国的双边合作,不一而足。于是乎,台北乃一步步、不知不觉地被转守为攻!

从特朗普到拜登,台湾的角色日趋重要。在特朗普时期,着重于美国第一,并没有冷战思维,充其量是把台湾当成一个战略棋子,作为骚扰北京的政治资源,以便从中国榨取更多资源,逼取更多让步。拜登最大不同,在于对于所谓的非民主国家,有某种要改造其政权、重建其政治文化的企图心,想一劳永逸。在这样的战略视野中,台湾就不只是骚扰北京的花招,或随用随弃的一次性口罩,而是具有结构功能性角色的潜在盟友。

拜登政府于是积极强化台北在外交及军事两方面的作用。在外交上,华府不再只是以美、台双边关系的表演作态,主要藉以刺激北京而已,更是希望将台北推上国际舞台,由国际社会共同支撑台湾,比如促成台北重返WHA。这点很重要,愈是在国际社会普遍提升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以后,北京对台湾采取军事解决的可能性,才愈是会受到大幅限制。唯有如此之后,台湾作为华府新的军事据点,才有其条件。

华府在外交与军事双管齐下的第二步,就是提高台湾在台湾海峡的军事作用,新近完成美国海岸巡卫对台湾“海巡署”的合作机制,使用台湾的海防资讯,甚至几乎等于可以对台北下达部署令,就犹如建立台湾海巡作为台湾海峡军事化代理人的第一步。配合美国陆战队入驻台湾规模的扩大,在台对大陆监控情搜设施的完善,美军战机自由出入台湾领空的默契等等,俨然台湾已是美国在台湾海峡的前进基地。这也是为什么华府不断释放北京攻台迫在眉睫的信息,以为美国将台湾军事化提供正当性。

相较于美军在日、韩驻军是由美国军人担当,美国的台湾基地则是由台湾人替美国卖命,这在美、中军事冲突中十分重要,因为以台湾为第一线的优势,恰恰在于可以避免大量美军直接立即卷入,则美国有更大的弹性,可以对中国进行军事探测,或发动军事牵制,蔡英文政府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的决策空间,也不敢有。正因为如此,华府要逐步建立台湾更大的国际舞台作为后盾,而民进党政府虽然没有第二条路可行,只能说服自己喜滋滋迎接这个角色。

华府对中国的冷战围堵,在价值理性上喊得震天价响,其内容固然俱是空城计,比如,在一块从来没有发生过航行自由受阻的南海,坚称公海航行自由受到威胁,或在维吾尔族的生活与生存受到基本保障的新疆,诡辩有种族灭绝的人道危机,但仍然有效地对美国的盟邦与对中国都制造绝对的政治压力。以对盟邦而言,各国政府不再能拒绝美国结盟围堵的邀约,否则其国内政敌必然铺天盖地而来。

更重要的,当然是给北京制造了庞大的围城焦虑,从而必须紧盯其国内每一个角落,紧盯香港与疆、藏等地所有的活动,以免受到美国各种创意渗透。而这些对内维稳手段,刚好对号入座到华府对中共专制的指控里,就算新疆扶贫与发展的进步都在与日俱增,也无法摆脱为了防卫西方而采取集中政策的后果,亦即在资讯、人身、表意、信仰方面的有效维稳。这些原本是要因应(西方情报机构暗助的)恐怖活动的政策,变化气质而成为抵抗美国所推动的爱国教育。

台湾的冷战化已经显而易见。包括在军政与军令体系上,都更加配合美国需要而调整;在内部政治信息上,更加封闭与事事机密化;在对台湾本身的治理上,几乎失去关注而彻底懈怠;在立法施政方面,沦为多数暴政而拒绝沟通;在人民的自由权利限制上,采取战时信息战的手段围剿在野党、关闭电台、组织网军。台北虽然说要与北京开启谈判,所有的行动都是无意识的积极备战。表面上,这就是为美国作战的好处,自己什么都不用想,但潜意识里,其实是根本不敢面对这种被转守为攻的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