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政要闻 > 正文

王辰:建议将冷链作为一个重点溯源线索

原标题: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建议将冷链作为一个重点溯源线索

今天(7月22日)上午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

介绍新冠病毒溯源有关情况

今年3月30日

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发布了

世卫组织召集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

中国部分的联合研究报告

这次研究的主要结论有:

联合专家组最终确定了病毒出现途径的几种可能性:

第一种,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也就是从动物宿主直接溢出到人)是“可能到比较可能”。

第二种,通过中间宿主引入(通俗讲就是病毒自然宿主是某种动物,动物通过中间宿主再过渡到人身上)是“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

第三种,通过冷链传入,在去年各地的一些散发疫情中陆续发现了冷链传播有可能引入病毒,所以认为是可能的。

最后一种可能性,实验室引入是“极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

在今天的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任王辰表示,呼吸道病毒的传播途径,包括冷链,确实是值得充分重视的一个新现象。

王辰介绍,关于这个新现象,一是从流行病学上发现了冷链和疾病流行的对应关系,即对发生感染的病例进行流行病学溯源时,能够找到该病例可能接触病毒的点是冷链物品表面。从北京新发地和青岛的疫情中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密切关联,即感染患者接触过冷链,但在冷链之外没有发现其他可能的病毒来源。

二是曾有冷链物品的核酸检测报告呈阳性。特别是在青岛疫情中,冷链物品表面不但检测出了病毒核酸,还分离和培养出了病毒,这证实了冷链物品表面有活的病毒存在。这两点结合起来,证据链逐渐完整。

同时,科学探索中有旁证认为,在“冷”的情况下和相对干燥的环境下,病毒的存活时间、保持感染性的时间比较长,病毒在冬天甚至可以有21天的存活期。因此,病毒沾染到冷链物品上,低温环境下,从一个地方输送到另一个地方时,就可以造成跨地区传播。

王辰表示,在进一步病毒溯源过程中,特别建议将冷链作为一个重点的溯源线索。在当前国际贸易背景以及全球各地人员、物品往来的情况下,冷链环境中“人—物”的传播,加大了病原传播的复杂性,非常值得调查研究。

然而

世卫组织上周提出针对中国

第二阶段的溯源调查

调查包括对武汉海鲜市场的研究

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的审计

他们要求中方可以展示透明度

第一阶段调查完了不是已经得出结论

“极不可能”实验室引入吗?

怎么还查?

对此

在今天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

多位专家从各个角度

详细地回应这些质疑

微信图片_20210722162443

“对常识的不尊重和对科学傲慢”

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表示:“说实话,当我一开始看到世卫的第二阶段溯源计划的时候,我是十分吃惊的。因为在这个计划里面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从这一点上,我就能感觉到这个计划里面所透露出的对常识的不尊重和对科学的傲慢态度。”

在发布会上,多位专家对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多个谣言进行了辟谣:

武汉病毒所三个职工染病?假!

到目前为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职工和研究生没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

武汉病毒所开展新冠病毒的功能增益实验(Gain of function实验)?假!

没有这项实验,也就不可能存在违反实验室规程导致的病毒泄漏。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来没有设计、制造和泄漏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是人造病毒?假!

提出这个问题的印度学者早已主动撤稿,后来还有更多的专家进行深入分析,认为新冠病毒没有人工改造的痕迹。

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在发布会上强调:“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接触、保藏和研究过新冠病毒。

曾益新表示:“新冠病毒溯源一定是个科学问题,中国政府一贯支持科学地开展病毒溯源。我们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我们认为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病毒溯源的基础上来延伸。”

原始数据不提供?

国际联合研究团高度融合,共同分析数据资料

针对数据透明度被质疑的问题,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中方组长梁万年在发布会上表示,关于早期的原始数据的提供问题,这个问题在1、2月份联合专家组进行研究的时候,已经作过充分沟通。

1、高度融合地作为团队来开展研究工作

“当时我们说了,既然是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一个国际联合研究团队,17个国外科学家、17个中国科学家是作为一个整体,高度融合地作为一个团队来开展研究工作。所以我们当时有四个共同的原则来完成世界卫生组织所发起的溯源任务,我们共同制定研究计划、共同进行现场考察、共同分析数据资料、共同向外展示我们的研究报告和结果,是一直按照这些原则来做。”

2、保护病人隐私

“我也看到国外的一些人提出我们没有提供早期174例的病人数据。其实这些病人数据,我们当时在武汉期间是全部展示的,因为中国有相关规定,病人的临床数据,包括流行病学的调查数据,包括实验室的检验数据都会牵涉到个人隐私,如果完全泄露出去的话是违背相关规定的。当时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把这些数据库集中起来,我们和国外专家一块儿进行分析研究,包括分析最终从中能看到什么样的规律,以及最终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一块儿做的,只是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我们不同意提供原始数据,也没有让他们进行拷贝和拍照。”

3、什么是“不提供原始数据”?

“后来我们也多次解释,‘不提供原始数据’实际上是一个粗犷的概念。

第一,什么叫不提供?其实给你看了,我们共同分析了,我们以为这就是提供了,只不过不让你把数据带走。

第二,什么叫原始数据?是经过一些整理、分析,最终分析的这些数据,还是要最原始的那些东西、每一个点上的数据?这就有很大的理解上的不一样。我记得当时我们做研究的时候,我们的专家团队,对这一点是没有意见的,认为中方提供的这些数据我们是共同研究。

我想就这一点来解释一下,并不是说刻意不给,也不是说因为不给,我们研究报告得出的结论就是有偏性的,在我们具体的研究报告中大家能够看到。”

研究所是否公布

疫情爆发以来所有基因序列?

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武汉病毒研究所管理的病毒数据库在2019年下线,研究所是否公布其自疫情暴发以来收集的所有基因序列?

对此,曾益新回应:“考虑到病毒所的网站以及包括石正丽团队在内的众多员工的工作邮箱和私人邮箱受到大量恶意攻击,目前数据库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共享。”

“项目团队对数据库的一些原始数据进行了分析和系统整理后,将以论文形式发表研究结果,并以可视化方式在数据库中展示和检索。大家知道,科学研究的原始数据经过分析和整理后以论文的形式发表,随后数据库随之公开,这是科技界的一个惯例病毒所会严格遵循科技界的规则来展示和共享我们的科学数据。”

“武汉病毒研究所一贯坚持科研信息的及时共享,我们在初步获得了病原的鉴定结果后,就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我们的全基因组序列。”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