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两岸原声 > 正文

两岸专家建议设方舱医院 高明见提小巨蛋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台北6月2日电(记者 倪鸿祥)台湾疫情爆发,医疗系统濒临崩溃,却迟未建方舱医院。大陆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执行总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曹伟6月1日在一场台湾、江苏视讯交流会议认为,台湾现行以集中检疫所收治轻症病患方式不利于医疗诊治,最好利用体育馆或大型展场改造方舱医院。

前“立委”、台湾医事联盟协会理事长高明见指出,如果台北市长柯文哲有考虑把台北小巨蛋改成方舱医院,就应赶快呼吁疫情指挥中心成立专责委员会,研究疫情若无法趋缓的话,是否应该考虑以此方式,若真的需要,就可以在一周以内完成,这样可以更有效且节省医疗的管理与医疗能量,至于名称可以不叫方舱,叫加强集中检疫所也可以,这可让疫情控制更有效,早日纾缓疫情。

高明见、新国际理论与实践中心召集人林深靖等学者专家于6月2日和江苏省的防疫医疗团队、学者专家进行视讯会议,探讨方舱医院设置的条件、形式,并比较在医院外搭帐篷设加强版集中检疫所或防疫旅馆的优劣。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科行政副主任兼主任医师陈旭锋表示,方舱医院的概念是从军队系统的野战医院而来,过去多用于战争时在空旷地方组建小型医院进行创伤救治,这次是首次把这概念用于传染病控制。

对于什么时候该建方舱医院?哪些病人该进方舱?

陈旭锋指出,根据疫情防控状况而定,例如即一个市的确诊病例超出该市的医疗资源,导致现有医疗资源无法满足病例数时,最好未雨绸缪,由指挥部统一安排早期布署,一旦发现病情或传染病得不到有效控制,且医疗资源无法满足现有疾病救治,就应尽早建设方舱医院。

陈旭锋说,送进方舱的病患应属轻症或普通症状,方舱里也要有分区,一旦病情加重就要转到隔离观察区,然后联络、转送指定的定点专责医院(原有的医院),进入定点医院治疗后不再转出来,要直到完全治愈后才会出院返家继续接受社区隔离,所以方舱是社区到定点医院的中间环节。

曹伟则表示,方舱医院是在大陆医疗急应时会使用的基本形式,不是新概念,过去多用于地震灾害或大规模灾害场所建立的临时医疗设置,有帐蓬的形式、集装箱形式,或利用既有建筑如体育场、大型展场做相应配套,所以这是灵活的因应,名称可以不叫“方舱”。

曹伟指出,当初考虑用方舱医院,是针对不明原因或不明传播途径而设置的,这在人员密集的地区有必要这么做,过去也有很多成功的经验,要收什么样的病患可以自行认定,但建议重症病患最好进入到既有的医疗体制诊治比较好,不要送方舱医院。

江苏省医院协会建筑与规划专委会秘书,中国医学装备学会建筑与规划分会委员许云松表示,把体育馆或大型展览馆改建成方舱医院,不只需要改造的部分少,投资也都比较少,也可以最快的时间就能转换功能,投入使用,可以满足疫情期间的诊治处理,争取宝贵的时间,而且破坏少,未来可立即复原。

对于台湾在医院外搭帐篷设加强版集中检疫所,或利用现有旅馆设置成防疫旅馆。

许云松认为不妥,在医院外搭帐篷其实是增加该医院的医疗负担,而且不容易做好分区管理,现有旅馆会有通风问题,而且方舱主要是收轻症、普通症状的病患,这些病患随时可能出现变化,分隔成一间一间反而不利于医护人员照料。

台湾建筑师谢英俊认为,现在应该快筛、方舱、疫苗三者应结合起来,才能把疫情压下去,但台湾这三项都不行,所谓加强版集中检疫所或防疫旅馆都解决不了问题,只是拖时间而已,台湾人为因有非常强的自我约束,目前才能把疫情压下来,但这无法解决问题,因为时间一久放松了,疫情仍会没完没了。

参与台苏视讯交流的成员,台湾方面由新国际理论与实践中心召集人林深靖主持,与者包括前“立委”、台湾医事联盟协会理事长高明见;“中央研究院”前农业生物科技研究所所长、台湾大学前生物科技研究所教授杨宁荪;高雄民间防疫联盟发起人、精神科医师苏伟硕,建筑师谢英俊等。

江苏方面由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江苏记者站高级记者陈旻;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科行政副主任兼主任医师陈旭锋;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感染管理处综合科副科长刘波;南京市第一医院前副院长冯丁;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执行总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曹伟;以及江苏省医院协会建筑与规划专委会秘书,中国医学装备学会建筑与规划分会委员许云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