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G7订最低企业税 逆全球化波及中港

《星岛日报》6月9日发表题为“G7订最低企业税 逆全球化波及中港”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七大工业国集团(G7)财长会议达成历史性协议,定出全球公司利得税最低税率为百分之十五。G7所持理由是打击科技巨头猖獗的逃税行为,但背后还有增加税收及留住本国企业等意图,对自由竞争与全球化有负面影响。中港表面上虽未受冲击,但逆全球化的趋势对中国吸引外资或有负面影响,以及欧美日后会否提高最低税率,打击香港简单低税制,都值得关注。 

由西方大国组成的G7集团财长会表明,制定全球最低公司税率的目的,是阻止跨国公司如Google、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转移利润至低税率离岸地区,促使这些巨企在经营所在国支付更多税款。其实受影响的不止科技巨头,还有跨国制造业公司和大药厂,它们都有利用跨国经营而转移专利权收益的不道德行为。 

西方大国能达成协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可大增税收。欧美大国财赤日重,故早在二〇〇八年金融海啸后,经合组织已研究全球最低公司税率,并倾向百分之十二点五,可为大国取得五百至八百亿美元额外税收。然而,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大力反对下,未能落实。 

填塞税收漏洞 不利自由竞争 

拜登上任后,美国对此由消极转为极度积极,并提议最低税率订在百分之二十一,全因拜登上场才四个多月,已推出三项涉资五万四千亿美元的救经济大计,而且美国今年财赤可能达三万五千亿美元新高,因此他必须加税填黑洞,如建议企业税由百分之二十一加至二十八。他为防美企业将利润外移,故要求全球订立百分之二十一最低公司税率,以缩窄全球与美国的差距。 

经合组织建议全球最低公司税率为百分之十二点五,全球只有三十多个国家受打击,其中半数为零公司税率的避税天堂,早已是西方国家想堵塞的税收漏洞。但假如将最低公司税率订为百分之二十一,那全球四成多的国家或地区包括香港,都要被逼加税,势必惹来反对,故美国最终亦肯妥协为百分之十五。打击的主要是避税小岛和中欧、东欧等的小国,故相信G7建议交予经合组织和G20集团时,都可获得支持。 

不过,全球最低公司税率与西方倡导的国际经贸游戏规则背道而驰,不利市场自由竞争和全球化。西方一直将市场自由竞争奉为圭臬,各国各师各法竞争投资,然而欧美大国因无法杜绝科技及制造业巨头将利润转移,要求订立全球最低公司税率,对发展中国家并不公平。欧美大国在科技、人才以至软硬件配套上,都优于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以低税吸引投资本无可厚非,现在大国要求订立全球最低公司税率,此例一开,日后会否要求订立全球最低薪俸税率、消费税率等,以削弱发展中国家竞争力,即引起关注。 

影响中国吸资 香港须防再减 

其次,最低公司税率亦反映西方大国对全球化日趋负面。三、四十年前欧美力推全球化,因它们的企业和产品在全球占有优势,故逼全球开放市场,然而近年最受惠全球化的,已转为中印等发展中国家,西方国民则普遍埋怨全球化抢走职位。欧美订立全球最低公司税,有意藉此留住企业,避免它们被低税国家抢走。 

表面上全球最低公司税率,对中港冲击不大,中国公司利得税率为百分之二十五,科技企业获优惠亦要缴百分之十五,不受G7建议影响。但全球最低税率反映西方对全球化的保留,加上美国为打击中国生产链,不断宣扬重要产品如医疗物资等不应依赖外国,又鼓励美企回流等,这些逆全球化行为,对中国吸引外资、拓展经贸都构成阻力,中国对这趋势须有所警惕。 

至于香港,公司利得税率为百分之十六点五,不受最低税率建议影响,但中小企利润在二百万以下利得税率只有百分之八点二五,此优惠或要取消。香港另一要提防的是,美国建议最低税率为百分之二十一,现在妥协为百分之十五,但潘朶拉盒子已打开,难保西方大国在财赤日重下,日后会提高此最低税率,冲击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