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人物 > 正文

暴雨中赶往郑州华中阜外医院的人

暴雨中赶往郑州华中阜外医院的人

正在实施救援的部队救援队告诉本刊记者,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目前是郑州市内受灾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医院内部一层全淹了,水最深处达到1.8米至2米。救援的困难点在于,医院附近水深约两米,物资无法通过大车运送进医院,只能通过皮划艇一点一点地运输物资。救援人员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艰难工作。

暴雨中赶往郑州华中阜外医院的人

文 / 本刊记者 王佳薇、韩茹雪

实习记者 卢琳绵

编辑 / 黄剑 hj2000@163.com

雨仍在继续,信号时断时续。

7月21日,在郑州东站滞留了6个小时后,梁健坐上了前往市区的大巴,他的目的地是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当地人也喜欢称这里为“华中阜外医院”。

一周前,梁健的母亲因心脏瓣膜重度狭窄入院,等待接受心脏支架手术。医院将手术安排在七天后的下午,也就是7月20日。

梁健在义乌打工,他计划7月20日凌晨抵达郑州,陪母亲一起做手术。为此,他提前买了7月19日中午11点50分经停义乌的K2906次火车票。

K2906次列车的终点站是西安,但梁健所在的那节车厢里,多数旅客的目的地为郑州。7月20日零点23分,列车停靠河南商丘,之后不再向前行驶。人们向窗外张望着,骚动不安。

列车员过来解释,前方郑州有大暴雨,列车无法照常驶入。不久后,列车发布通知,说要从商丘原路返回。

梁健不清楚同行旅客回郑州的目的,但他“一定要回去”。他很快做了决定,在列车原路返回至安徽阜阳时下车,再买高铁票回郑州。

高铁票被取消了两次,售票处工作人员劝梁健直接退票,但他不肯放弃。在手机上第三次买票时,他终于成功。“那趟车是从阜阳开往北京的,经过郑州。”他了解到,终点为郑州站的高铁,大多出现了停运现象。据央视报道,截至7月20日17时,受持续特大暴雨影响,中国铁路郑州局管内普速、高铁列车出现大面积晚点,停运、折返列车达155趟,晚点列车达836趟。

20日傍晚6点半,梁健再次坐上了开往郑州的列车。快到郑州的时候,列车停了下来,长达“五六个小时”不能向前。

梁健不知道车窗外是哪。雨下得最大的那几个小时里,他不停地通过微信、抖音查看暴雨的消息。也是在那个时候,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的积水现象,不少市民被困地铁内。

中央气象台数据显示,7月20日,郑州一小时内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突破历史极值。这场暴雨并非没有预警信息,在7月20日之前,河南、郑州气象部门多次发出橙色和黄色预警,提醒市民注意暴雨。梁健也在网上看到过相关信息,但“大家都没太当回事”。在河南生活了三十年,梁健对夏日的暴雨习以为常,但没想到当天“这么大的降雨量,太吓人了”。

暴雨中赶往郑州华中阜外医院的人

梁健母亲的手术已经进行了五小时之久。他和妻子陈璐璐、孩子、父母有一个聊天群,一家五口分居三地,各自在群里报平安。坏消息是从20日晚上10点左右传来的。先是他们停在医院外的越野车被积水覆盖,看不到倒车镜了。随后,梁健父亲在医院意识到了暴雨的严重性,转去自动贩卖机,发现柜里的水和食物早被抢购一空。梁健嘱咐父亲不要管车了,却为食物供应担心起来。

到了21日凌晨1点,梁健父亲在群里说,医院已经停水停电了,重症监护室仍保持供电,所以他妈妈一切都好。

▲7月21日下午,粱健爸妈收到的救援物资 图 / 受访者提供

▲7月21日下午,粱健爸妈收到的救援物资 图 / 受访者提供

没人说得清水是从什么时候漫过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一层的。梁健夫妻二人是从父亲处得知医院被淹的消息。老人称,医院被淹后才断电断水。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位于郑东新区象湖旁,毗邻大学城,周围较为荒凉、偏僻,几乎没有商店。医院内部只有一家餐厅,在负一层。因此,食物供应是个大问题。

医院外的人只知道院内淹了一层楼高,对其他情况知之甚少。“最主要的是先把食物送进去,里面的人,包括医护人员已经24小时很少喝水和吃饭。”由于网络信号受暴雨影响,梁健夫妻二人和父亲的交流断断续续,信息发送总是延迟。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一楼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一楼

7月21日凌晨4点,经历了一波三折后,梁健最终到达郑州。高铁站滞留了近万人,梁健在郑州东站待了数小时后,重新出发。

暴雨过后的郑州城区手机信号极其不稳定。梁健发现,“到郑州之后网就不行了。”尽管他带了两部手机,但困在火车上前后长达40小时后,手机电量也告急。

在家里的陈璐璐再次联系到梁健是在21日中午,后者在农业南路的安置点暂时歇脚。他是从东站拖着行李箱走来的。路上大部分积水已退,他遇到许多和他一样行走在街上的人。十几公里的路程,他花了两个小时。中途路过一家酒店,他进去充电,联系救援队。自从得知医院水电食物无法正常供应后,夫妻二人一直担心父母。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把求助信息传播出去。夫妻两人有明确的分工,梁健负责拨打救援队的热线,陈璐璐负责在网上求助。

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后,陈璐璐收到了许多有同样经历者的私信。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女孩。女孩的父亲患有糖尿病,独自在医院,如果长时间不进食容易低血糖。两人共享信息,互相鼓励。还有一些网友,不停向她打听医院内的情况。大家询问她最多的问题是“救援物资什么时候能送到”。

梁健打过官方救援队的电话,也试着联系各个民间救援队,但通话总是占线。他想,“是太多人求助了吧。”陈璐璐至今也不知道唯一联系过她的民间救援队员的姓名,只知道对方来自江苏,昵称是“黑鹰”。

知道妻子联系到救援队后,梁健离开了人满为患的酒店,寻找新的宿处。又走了三四公里,他在一处足浴店暂时住下——他上次合眼睡觉已经是两天前的事。

陈璐璐不担心丈夫,“他一个大老爷们不怕”,她担心的是病房内的公婆。“黑鹰”告诉她,由于医院外水位过深,救援队卡在了京港澳涵洞处,过不去。也是在这个时候,她公公手机没电了。

与断联相对应的是救援信息不明朗。在各个咨询群里流传的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救援路线提示:物资可以走高速从中牟下,然后开车经郑开大道到象湖南边,开船直接到医院二楼,那里有接应和登记。

群里的人说,象湖所在位置犹如一座孤岛。陈璐璐在微信群里看到一位民间救援队员称,“我们从市区任何一条路都过不去,跑遍了,后来是从连霍高速中牟县下车涉水前往。好多地方水深一米多,最后是用冲锋舟从象湖科技馆附近把物资送进去的。”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 救援队用冲锋舟运送物资

▲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 救援队用冲锋舟运送物资

她不能确定群里这些信息的真假。

同一时间,在微博上,由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发出的求助信息频繁交叉出现,人们提到,医院一楼已被淹,停水停电,还有很多刚进行心脏手术的病人。需要专业救援队乘皮划艇前往救助。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在现场发现情况确实如此。正在实施救援的部队救援队告诉本刊记者,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目前是郑州市内受灾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医院内部一层全淹了,水最深处达到1.8米至2米。

救援的困难点在于,医院附近水深约两米,物资无法通过大车运送进医院,只能通过皮划艇一点一点地运输物资。救援人员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艰难工作。

梁健抵达郑州已超过24小时,但仍未能赶到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至22日上午,郑州华中阜外医院已恢复供电,但通讯信号依旧较弱。

截至发稿,陈璐璐依然没能和公婆取得联系。他们都在等对方报平安。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均为化名)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